Ruaaa——

你来打我呀,嘻嘻。

你有病吗?我刚发的时候你给我屏蔽,解屏了再让我改两个字你就又给我屏蔽???

【怼忘羡】这个世界不太一样

*我合计着我都打了怼忘羡的tag估计没有wxjj来这儿自找没趣吧

*部分灵感来自于→直男看了魔道动画后去补小说,却发现是个bl小说

*这是一个假设当初温若寒先去灭的蓝家的故事

*沙雕脑洞,请各位看得开心

*不管有没有ooc我先打上了再说

*小学生文笔,看看笑笑就好了






我琢磨着我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礼拜了,哦,对了,不是我刚出生一个礼拜,是我穿越了。我一个21世纪信奉科学唯物主义的大老爷们穿越了。可是我没有拿到像龙傲天那样的男主剧本,在这里我只是一个炮灰。




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穿越进了一个动画的世界里,可这边又有些和动画播的不太一样。就比如说吧,这莲花坞的主人身边怎么多了个人型挂件?




对,忘记和你们说了,我穿越到了《魔道祖师》世界的江家。而江家现在正在准备过两天的清谈盛会,我因为师兄以为我掉井里摔到了脑子失了忆,让我静养,所以我就坐在正厅里看着他们收拾。不是我想看,真的是除了看这些也没什么能做的了。这里一没手机二没电脑,实在让我憋得慌。




浑水摸鱼了两天,眼看校门百家就快到莲花坞召开清谈会了,我就在里门口不远的小角落里打量着进屋的人。




这是聂怀桑吧,唉!前面的人是谁啊?这不是聂明玦吗!他还活着?




这就是蓝家的人了吧,这是……蓝忘机吧……人都说他和他哥长得一样却很好认出来,果然是这样!你看有谁的脸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那样啊!




这蓝家来的是蓝忘机啊,他们宗主蓝曦臣不来?




这金光灿灿的,金家没错了吧,这宗主是金子轩啊……想想这里魏无羡都没修鬼道那他没死也合情合理。




人也差不多齐了,这清谈会要开始了吧,我瞅瞅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





我有些后悔听清谈会了,讲的都是些我听不懂的,听的我都困了。好不容易终于等都送走了了那些客人,正厅还是留了些人的,比如金子轩夫妇和他们的儿子金凌。这我能理解,江厌离回趟娘家嘛,可你蓝忘机留下来做甚?你留就留吧,但你怎么就自己一个人留下来了?把门生都打发走是什么意思?不会吧……这个世界里的蓝忘机难不成已经和魏无羡在一起了?然后江家还承认了他们的关系?!




五师叔!你怎么没告诉我!




我和一众的门生们收拾着正厅,大气都不敢出,每个人都偷偷摸摸的看着江澄和魏无羡的反应呢。看来大家也很在意他们到底要说啥啊!




“我想和魏婴单独谈谈。”蓝忘机先说话了。




“你想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呗。”魏无羡倒是不在意。




蓝忘机往我们这些门生身上瞟了一眼。




“你们去偏厅说去。”江澄看懂了蓝忘机的意思,给蓝忘机了一个台阶下。




不对啊!江澄和蓝忘机能这样好好说话?




“不行不行,江澄你和我一起去!”魏无羡扯着江澄硬是要拖着他一起去偏厅。




我瞅着蓝忘机的脸变得更加难看了,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爽。




瞧着他们去了偏厅,我被几个师兄忽悠着去偏厅送了茶水。刚进去就听见蓝忘机说话。




“魏婴……我,我心悦你!”




吓得我茶水都没端稳撒了不少出来,我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宗主,茶水我给您送进来了。”可迟迟就是没听到回话,我这是不敢待下去又不敢放下走,我头都没敢抬,我想着这蓝忘机估计杀了我的心都有。




魏无羡那边也没说话,我是腰也酸脖子也酸,这八卦听了,要命!




“蓝湛,你……在开玩笑?”我都听出了魏无羡语气里的不确定,我实在是忍不住,稍微抬头,偷偷的看了他们。




好嘛,你们压根就没搭理我,三个人互相看着呢。我稍微直了直背,让我的姿势不再那么难受。




“你愿不愿意与我回云深不知处?”




好家伙,这蓝忘机眼睛是瞎吗?没看见旁边的江澄脸都黑了吗?你这是光明正大的在他老人家眼底挖墙脚啊!




“等等,等等!蓝湛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魏无羡看形式不对,连忙摆起手来,“第一,我不是断袖,我喜欢的是漂亮姑娘!第二啊,我要是断袖也不该断在你身上啊!要断肯定也是断在江澄身上啊!”




“你说什么鬼话呢你!”江澄气的直接踹了魏无羡一脚。




这位魏姥爷,你说的这两条到我那世界里压根都不算数了,你就是个断袖而且还断在了蓝忘机身上。




蓝忘机背对着我,我也看不见他脸上有什么表情,我想着多半是那千年不变的脸上终于吃到了屎吧。




“那……那你为何对我……”这话说一半他蓝忘机自己都说不下去了。




“我打小就那样!是不是,江澄!”魏无羡连忙辩解。




“是,你从小就是那副搔首弄姿的样。”江澄白了一眼他。




“哎哎哎,说话就说话,怎么还带骂人的呢!”魏无羡不满。




我估摸着蓝忘机看着他们外人无法插话的那种气氛,估计脸都要黑成锅底了吧!想想咋就那么解气呢!




你想想啊,我一个直男,当初看了动画之后去看了小说,看到两个男人在那边谈恋爱,可把我恶心的!




蓝忘机从江家落荒而逃,江澄也把这段当作笑料嘲笑了魏无羡一天,而这个八卦啊,也从听墙角的那帮师兄弟们传进了每个莲花坞众人的耳朵里。




看完这魏无羡的八卦后啊,实在是闲得慌,我就提了袋瓜子去校场找五师叔去了。五师叔这个人吧,就是个话唠,平时也没什么架子,就是爱和人唠嗑,只是这莲花坞的大小门生都被他缠着说了个遍,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儿大家也都听的七七八八了,就没人再去听五师叔讲话了。可我没听过啊,我还得捋捋清楚这四大家族的关系呢,更何况,八卦谁不爱听啊!




“五师叔!五师叔!”我从老远的地方就蹦哒起来和五师叔打招呼。




“哟,臭小子来了啊。”




“这可不,我还没听您讲完之前我们宗主的光辉事迹呢!”我找了张椅子坐下,打开了我的瓜子袋子,分了些瓜子给五师叔,就开始唠起来了。




我前些天听了的那些事几乎和我看的动画没什么两样,就是魏无羡成为江枫眠的义子,江澄与魏无羡特别要好,他们去姑苏听学,魏婴被送回莲花坞。刚刚偏厅蓝忘机那出洋相,想想魏无羡在姑苏听学的过程应该和动画差不多,那怎么就这个魏无羡坐着江家副宗主的位置呢?




“昨天我讲到哪了?”




“杀那个王八!”




“哦,对。大师兄和那个含光君一起杀了那王八……呸,什么王八!那叫屠戮玄武!”




“对,对!我这不忘了名吗。”这还真不怪我,我本来就对名字这种东西不太敏感。




“杀了那屠戮玄武后啊,我们二师兄之前不是去搬救兵去了嘛,之后就把大师兄救回来了,大师兄刚醒那天啊,虞夫人就和老宗主大吵了一架,老宗主也被气的走了。”




那哪儿是气走了,那是去修簪子去了。而且吧,你想想你都给我带绿帽了,他虞夫人能不气吗?把你骂走还是给你留了点面子呢!




“之后啊,姑苏就传来蓝家灭门的事了!”




“等会儿!什么蓝家灭门?”我瞪圆了眼睛看着五师叔,我一下子把那句“不是江家灭门吗?”给咽了回去。




“还不是温狗吗,在温家的地盘上杀了屠戮玄武,这不是挫了他们的锐气吗!他们就直接拿蓝家开刀了呗!”




这么说来这个世界是蓝家代替江家被灭门,所以魏无羡还留在江家也就解释的通了。




“那蓝曦臣呢?”




“蓝曦臣?”




“就是那个蓝家的宗主啊。”




“蓝家的宗主不是蓝忘机吗?”




“啊?不是,就是那个泽芜君啊,蓝忘机他哥。”




“哦——你说他哥啊,早就死了啊,之前温狗血洗了云深不知处后,蓝忘机和一些门生不是逃出来了吗?半路就遇见他哥了,好巧不巧温晁设了埋伏在他们躲的镇上呢。这不,为了掩护蓝忘机他们逃走,他哥就被抓住了呗。听说他哥被温逐流活活化去了金丹,又被温晁丢进了乱葬岗,你想想乱葬岗是什么地方啊!进入了可就出不来了!”




我想想也是,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想魏无羡那些邪魔外道的,更何况是蓝曦臣,这样恪守蓝家风光霁月的做派,怎么会去修鬼道。死了也好,不然受尽侮辱,没有金丹,又无法报仇雪恨。若是像魏无羡那样修了鬼道,他也没有颜面回到蓝家。




“那照你的说法,蓝忘机他当了宗主,那他怎么重振的蓝家?”我寻思着蓝忘机也不像是有这样头脑的人。




“那还不得多亏我们老宗主吗!他们蓝家人再逃出来后啊,被我们老宗主给遇见了,老宗主就把他们带到莲花坞保护起来了,要不是我们老宗主,今天哪有这蓝家。他们重建云深不知处的时候我们老宗主没少帮忙。”




是了,我想想除了这江枫眠,还有哪家敢管这档子破事。




“那,那……”我一时间有点难以开口,这蓝家已经代替江家被屠,可如今江家的宗主依旧是江澄,那么江枫眠和虞夫人呢?




五师叔也没管我接下去要问什么,直接说了下去:“我跟你说啊,自从射日之征结束后,老宗主待二师兄和虞夫人好得不得了,就差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送给他们了,我也终于不再被师娘骂了。”说着,五师叔不好意思得挠了挠头。




我有些吃惊,这江枫眠不是从来不把江澄放在心上吗?这会是回心转意了?




“这是为什么啊?”我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


“还能为何啊!当然是知道师娘的好了呗!你是不知道,射日之征的时候温狗算计老宗主,将他围困在战场上,他当时身边的门生早就只剩十人不到了,而且都已耗尽了灵力,眼看就要折在战场上了。这时师娘和二师兄就带救兵来了,他们拼死把老宗主给救了出来!师娘都折了一条胳膊呢,二师兄伤的也不轻,我当时去接应他们的时候,他们就像是刚从尸体堆里走出来,浑身都是血!”




我能想到当时他们的惨样,皱了皱眉头,想着还好这江枫眠还有点良心,知道到底是谁在真心实意的在付出,如果他之后还对虞夫人那副模样,那虞夫人真的就嫁了一个白眼狼,我都替她不值!




“那魏婴呢?”我没听到魏无羡的所作所为心里已经有了些气愤。




“大师兄被师娘命令守着莲花坞呢,他当时也急的不行,听到他们回来了第一个就冲出去了!”




我胸口吊着的那口气终于呼了出来,也算是他有情有义了,他这回没白活!




“那虞夫人他们现在去哪儿了?”我终于把一直想问的说出口了,我待在莲花坞里这几天,一直没见到过虞夫人和江枫眠,虽已不做宗主,可他们应该还是会在莲花坞里的啊。可别又是天人永隔。




“嗨,这不是老宗主带着师娘去游山玩水去了嘛!从前没和师娘去过,这次老宗主可算是哄着师娘和他一起出去玩了!”




“嗤—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我笑了出来,心中终于豁然开朗。五师叔在一旁不解的看着我,我却笑的连腰的直不起来。




这一次终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江澄也没有再苦苦等待了。想想我也终于明白了我来这里的意义,只不过是想平一平自己心中的怨而已。






【江澄生贺】平意

*江澄个人向,无cp

*小学生文笔,极度ooc





观音庙事件后,云梦江氏宗主江澄助他的外甥金凌用一年时间稳固了兰陵金氏,作法果断凌厉,见金氏的迂腐长老再无翻身之时便交代自家管事说是要闭关一年。



而这一年过去后,江澄出关并且修真境界更上一层楼竟达到了元婴境界。仙门百家哗然,纷纷登门祝贺。



说的好听是祝贺,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想要巴结云梦江氏,大有当年岐山温氏的样子。只不过去往莲花坞的百家门生都被拦在了门外,只见站在门前的江澄一声讥笑:“哼,送客。”转头便走,一旁守门的江氏门生也关上了莲花坞的大门。



金凌一听到他舅舅出关,当天就御剑赶往莲花坞,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。他像从前那样冲进了正厅,看见他的舅舅正向管事在吩咐些什么。江澄一见金凌眉头一蹙,对管事说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

“舅舅!”金凌喊着就向江澄扑了过去。



“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!你就是这么当宗主的吗?一年不见倒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。”江澄嘴上虽这么说,但还是接住了撞进他怀里的金凌。



“我还以为你和蓝家的泽芜君一样一闭关就不出来了。”金凌在江澄怀里蹭了蹭,声音有些哽咽。



“哼。”江澄顺了顺金凌的后背,“这一年金家的那些老顽固没少给你使绊子吧。”



“哼,他们那些陈年旧账我还没去跟他们算呢,他们怎么敢再来找我?”金凌离开了江澄的怀抱,骄傲的挺起了胸,“放心吧,舅舅。金家被我治的好好的呢!”



“你就知道蹬鼻子上脸。”江澄笑骂。



金凌愣了愣,从前他舅舅这种时候早就骂过来了,哪会这样对自己宠溺的笑。想必是解开了心结,不然实力怎会精进的那么快?



金凌怕戳中江澄的心事,小心翼翼的问起来:“舅舅,你这次境界提升,是……是因为解开了关于魏无羡的心结吗?”



这次轮到江澄愣住了,他皱了皱眉头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。金凌见了连忙开口:“舅舅你不想说就不用说了。”



“不是……”江澄打断了他,“我在想……魏无羡是谁?”



“什么?”金凌以为他听错了。



“你小子是不是还要我说一遍?我问,魏无羡是谁?!”江澄照势打了金凌头一下。







等这件事传到魏无羡耳朵里时已经过去两个月了,他也是无意间在酒楼听见那些修仙门外汉闲聊才知道的。



“听说那云梦江氏的宗主把夷陵老祖给忘了?”

“可不是吗,不然他怎会功力大增!”

“是啊是啊,把心结解开了,修炼时不就毫无顾虑了?”

“那对这江宗主可是天大的好事啊!”

“就是说啊,那魏无羡害他家破人亡还不能报仇,那忘了这茬不是最好的吗!”

……



酒馆里七嘴八舌的讲着修仙界的八卦,魏无羡在酒楼的角落里听的一清二楚,对此他嗤之以鼻。



江澄把他忘了?怎么可能!他和江澄的账摊开来算可能一年都不一定能给你捋清楚。而且两人对彼此的感情也是相当复杂,说是仇人也不是,说是亲友那更不可能。总之,他俩就算死了也和对方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蓝湛望着魏无羡,看他的表情十分精彩的变换着。



“蓝二哥哥,我们去一趟云梦呗。”魏无羡向蓝湛眨了眨眼睛。



“好。”







莲花坞最近倒是热闹,毕竟如今的修仙第一人正出在自家地界,整个莲花坞都跟过年似的,好像庆祝的是自家的宝贝儿子中了举,脸上沾光。



魏无羡看着这街上的人来来往往,商人叫卖,艺人耍杂技……他挺久都没在莲花坞里见过这些玩意了,难免有些怀念。他也不拖沓,直接拉着蓝湛去了江氏,却不想在门口就被拦了下来。



“我要见江澄。”魏无羡对着拦下他的管事说。



“我家宗主今日不见客。”老管事答。



“他们说江澄把我忘了,我要见他问个清楚。”魏无羡隔开老管事就想往里面走。



“我家宗主说不见客就不见客。”老管事也有些急了,使了眼色给两边的门生,让他们把魏无羡赶出去。



一旁的蓝湛见了,一把将魏无羡揽过将其护在身后。



“什么事那么吵?”江澄正巧从校场过来,看见老管事正和什么人争吵着。



“江澄!”魏无羡往江澄那边一喊。



江澄皱起眉,看着眼前这个他并不相识的人。



“怎么回事?”他侧目看了老管事一眼。



“这……”老管事还没开始说,话就被魏无羡截了去。



“江澄,他们说你今天不见客,可我今天就是要找你问清楚。”魏无羡从蓝湛身后走出来。



“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见客?”江澄他看向老管事,这下眉头皱的更深了,过了一会儿他把视线放回魏无羡这边,“含光君今日前来何事?”他的视线直接略过了魏无羡,看向他身后的蓝湛。



江澄很久之前就觉得和这蓝湛不对付,不知道为什么今日看来更加对蓝湛有种排斥感。



“江澄,是我要来的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魏无羡看着江澄直接无视了他,心里有些窝火。



这下江澄才把视线往魏无羡这边偏了偏,他心有疑惑,这人从刚开始就直呼他的名讳,如果是一般人他的紫电早就招呼上去了,可这人是姑苏蓝氏含光君带来的,这明面上的客气还是要做足的。



“不知这位是……”江澄开口问道。



魏无羡和蓝湛同时僵在那里,魏无羡开始还有不信,可是看到江澄脸上丝毫不掩饰的疑惑,他心中了然了。



哦……原来他真的把我给忘了。



“我……我是……”魏无羡后面的名字还没说出来,一直站在一旁的老管事开口了。



“宗主,等下您还要和清河的聂宗主商讨合作夜猎的事项呢,时间也不早了,您看……”老管事面色为难。



“知道了。”江澄颔首,转头又看向蓝湛,“不知含光君和这位道友还有什么要事吗?如果没有江某就不送了。”



这分明就是要赶人的姿态了,蓝湛也不自讨没趣,答了句“无事”后,江澄便朝里屋走了,也没再理他们。



魏无羡还站在原地,神色复杂,表情也不好看。他本应该高兴才对,江澄不记得他,他就能不用处处躲着江澄了,可他的这颗心就是空落落的。



“魏婴?”蓝湛看着失了神的魏无羡,担忧。

“怎么会这样?不对……不对!一定是江澄想要气我,所以在骗我!”魏无羡有些惊慌,“他不可能把我忘了的啊……”



“魏公子。”老管事还没走,叹了口气,脸上的恳求之意几乎都能具像化,“你就放过我家宗主吧……”



魏无羡像是被惊醒,他猛地回头去看老管事。



老管事摇了摇头,让一旁的门生送客,自己也走向里屋。



蓝湛最终还是将魏无羡远远的带离了云梦。







就在这一天,魏无羡永远的失去了江澄。







很多年之后,云梦江氏的宗主已经不再是江澄,世上也没人再见过江澄,所有人都失了江澄的一切消息。



小一辈的人总是会问起云梦江氏的三毒圣手,而老一辈的人也总是会用同一个答案去回答他们:“想必是羽化登仙了罢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题目是写给自己的,希望能平复自己暴躁的心。最后一句是写给江澄的,希望他能解开心结,羽化登仙。



愿江澄生生世世再也别遇见魏婴。